家庭理財經歷的五大階段 A股去散戶化是大勢所趨

2020-03-04 16:14:40

來源:第一財經

“專業人,做專業事”。現在越來越多的家庭主動放棄親自進入股市搏殺,他們更理性地選購股票型基金或股權類資管產品,以替代自己炒股,并將家庭財富交由公募基金之類的“投資專家”去打理,以獲取穩定的“長期投資收益率”。從“散戶市”切換到“機構市”,這是中國股市開門30年后必經的過程,也是中國在基本解決溫飽問題之后家庭理財模式的轉型升級。

事實上,在基本解決溫飽問題后,人們開始越來越關心家庭理財。家庭理財的目的只有兩個:直接目的是保值增值,最終目的是養老儲備。

我國家庭理財經歷的五大階段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家庭理財模式經歷了幾個不平凡的歷史階段:

(1)1980年代,存款是家庭理財的唯一選項,萬元戶是“富人”的標桿。

改革開放頭十年,計劃經濟主宰一切。在短缺經濟下,工業生產、流通、分配、消費仍實行最嚴格的計劃管制,生產資料和消費資料必須憑票證供應,低物價與低工資一成不變。小商小販、街邊擺攤仍視為資本主義“尾巴”。短缺經濟下人們溫飽不保,哪來余錢理財?

1978年11月24日,安徽鳳陽小崗村18位農民以敢為天下先的膽識,按下18顆紅手印,搞起“大包干”生產責任制,揭開了中國農村改革的序幕。后來,全國各地出現了個別種田賣糧的“萬元戶”,他們披紅掛綠、通報表彰,成為了那個年代令人羨慕的“富人”標桿。

(2)1990年代,存款和炒股是家庭理財選項,楊百萬成“富人”的標桿。

由于上世紀80年代初的農業聯產承包責任制及80年代中后期的工業企業承包經營責任制改革,再加上個體工商戶及私營經濟的逐步開放,人們開始有了收入節余和銀行存款。隨著工資收入緩慢攀升,家用電器開始取代“三轉一響”。1986年大學畢業時的月薪是70多元,1992年為100多元。80年代的“三轉一響”分別為收音機、自行車、縫紉機及手表;90年代的“四大件”,則是電視、冰箱、洗衣機和空調。

1990年中國股市正式開門營業。雖然人們收入仍不高,但炒股致富、一夜暴富的愿望卻十分強烈。不過,當時竟有上海某國營企業的楊姓下崗工人,據傳他通過“販運”國債凈賺50萬,后又轉戰股市凈賺50萬,人稱“楊百萬”,這是那個年代最能打動人們的財富故事和神話人物,“楊百萬”也成為那個年代中國的“富人”標桿。

(3)2000年代,炒股和囤房成為家庭理財首選,千萬凈值是“富人”的標桿。

1998年中國全面啟動“房改”運動,正式取消計劃經濟福利分房,房地產大開發從此拉開序幕。1998至2009年,十年房地產大開發,中國城市面貌煥一新,城市基礎設施全面升級換代,市民居住條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與此同時,計劃經濟住房第一次變成可以買賣的商品房,房價恢復性持續上漲,1998至2009年,十年間房價幾乎每隔一、兩年就翻番,房價只漲不跌的財富效應,慫恿著人們買房、囤房,住房按揭成為中國家庭最龐大的負債項目。隨著房地產的財富效應不斷被放大,名義資產不斷泡沫化,十年間中國千萬富翁批量涌現,并且日益平民化。在大中城市大多數家庭都擁有兩套以上的住房,有的家庭甚至擁有更多套商品房,炒房囤房成為社會新時尚。

(4)2010年代,炒股、囤房、P2P及各類理財產品,讓家庭理財眼花繚亂,短炒、賺快錢,蔚然成風。

2008年中秋節,美國引發全球性金融危機,中國全力以赴抗危機、保增長。2009年初我國4萬億政府投資計劃出籠,銀行全年新增貸款比上年翻番,各類企業債、公司債、金融債快速擴張,金融創新不斷松綁,普惠金融登上歷史舞臺。2013年私募基金地位合法化,P2P插上風一樣的翅膀狂奔,網貸年化收益率竟高達20%以上,各類私募股權基金(PE)和風險投資(VC)層出不窮,銀行理財產品及信托、保險、證券基金期貨資管產品五花八門、應有盡有,不過,這些大多都是短期或超短期投機品種,中長期投資品種嚴重匱乏,因此,“短炒、賺快錢”成為家庭理財的唯一選擇。家庭理財從過去的“選無可選”到今天的眼花繚亂、手足無措,卻仍是“選無可選”,因為全是“短炒”品種,家庭理財根本就沒有選擇余地。

尤其是當P2P出現大量的傳銷、失聯、跑路、倒閉、欺詐事件曝光后,再加上剛性兌付被打破,家庭理財開始糾結、彷徨、苦惱,家庭財富究竟如何保值增值?人們似乎都在滿世界打聽,哪里還有短炒、賺快錢的機會?他們認為,銀行理財產品收益太低,信托產品風險太大,P2P正在遭封殺,股民炒股十炒九虧,而創業不僅成本高、而且風險大。這既是金融機構產品供給嚴重短缺導致的“資產荒”,更是每個家庭財富保管的“理財慌”?

面對這一尷尬的窘境,老百姓被迫“囤房”保值,以囤房代替財富儲備和養老儲備,以囤房代替長期投資和長期積累。正因如此,在中國,房子已不是用來住的,而是用來保值的。這與中央提倡的“房子是用來住而不是用來炒的”主張背道而馳。事實上,以囤房代替財富儲備或養老儲備,這是十分高昂的代價,也是社會資源的嚴重擠占、閑置與巨大浪費。這是金融機構失職、失責、無能的結果,因為它們無力開發出令家庭理財滿意的中長期投資產品,人們被迫選擇“短炒”。

(5)2020年代,家庭理財將從短炒、賺快錢逐步轉向長期投資和養老儲備為主。

2019年我國GDP逼近100萬億元關口,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大關。2020年底,我國將基本消滅絕對貧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事實上,在基本解決溫飽后,隨著國民收入和家庭財富的不斷增長,人們對家庭理財的訴求就會越來越強烈。

不過,目前我國家庭理財模式仍以短炒、賺快錢為特色,他們渴望發財,希望一夜暴富,甚至有些急功近利、急不可耐。針對這一現狀,我國各類金融機構爭相開發出了大量同質化的短期、超短期投機類理財產品,而中長期理財產品卻嚴重匱乏短缺,尤其是缺乏與全生命周期相匹配的個人養老儲蓄產品及長期股權類投資品種。這在一定程度上誤導并扭曲了家庭理財的本質或本源。金融機構無力開發出滿足家庭理財需要的中長期產品,這既是導致“資產荒”和“理財慌”的根本原因,同時也是老百姓被迫以囤房代替財富儲備或長期投資的重要原因。

A股“去散戶化”已呈大勢所趨

然而,這一現象必須盡快改變。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加劇,我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高達2.5億,我們一方面未富先老,另一方面我們還沒有做好養老儲備的心理準備和物質準備。我國三支柱養老保障體系仍在跛足前行,第一支柱(社保)獨大,第二支柱(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狹小,第三支柱(個人養老金及養老目標產品)剛剛起步、基本上是空白。如果我們單靠社保應對未來更加嚴峻的人口老齡化,那結果只能是獨木難支。

在美國,私人養老金(第二、三支柱)儲備規模十分龐大,它是公共養老金(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的10倍。3億美國人擁有30萬億美元私人養老金儲備,占GDP比重高達150%,成為美國資本市場最大的機構投資者,它既是美國公募基金的最大買主,也是美國資本市場最重要的長期資金來源。正因如此,美國人不炒股、不囤房,存款也不多,然而,他們卻習慣“一人數卡在手、刷遍全球無憂愁”,他們的底氣和自信來自何方?答曰:30萬億美元的私人養老金儲備,是美國家庭最大的財富儲備和長期投資!

與此相反,我國14億人口持有私人養老金總規模僅為1.5萬億元,占GDP比重僅1.5%,在我國家庭財富構成中,私人養老金儲備幾乎是空白。因此,我國A股市場不僅缺乏機構投資者,而且更缺乏長期資金來源,這正是A股“散戶市”及“短牛快牛”形成的最根本原因,家庭理財缺乏養老儲備和長期投資理念,只能追逐“短炒”、“賺快錢”。

不過,除了私人養老金儲備規模十分狹小,我國資本市場還存在一些短板和弱項。歸結起來看,我國公募基金的最大缺陷是股票型基金嚴重短缺,而貨幣型基金擴張過度;銀行及其他金融機構的理財產品或資管產品主要缺陷有三點:一是短期或超短期產品過多過濫,而中長期產品供給嚴重不足;二是私募資管產品多,而公募資管產品尤其是公募類股權資管產品匱乏;三是覆蓋全生命周期的養老目標理財產品及資管產品更是少得可憐。

針對上述短板和弱項,近年來中國金融業及資本市場推出了系列重大改革舉措,比如,我們進一步放松了滬深港通交易額度限制,取消QFII額度管制,提高險資股權投資比例,鼓勵公募基金大力發展股票型基金,鼓勵各類金融機構大力開發公募類股權資管產品,各地公共養老金正在加大歸集、托管、入市的力度。此外,2020年我國將全面取消境外金融機構股比限制,這既是對我國金融行業的挑戰和考驗,同時也會有利于我國金融產品供給的多樣化,并有利于提高服務效率和服務質量。

2019年以來伴隨國際三大指數爭相納入A股,外資持續流入A股正在加速。外資流入A股主要通過“滬深港通”和“QFII/RQFII”兩個渠道,而這些外資大多以機構投資者和長期投資為主。截至2019年底,外資持有A股市值已超過股票型公募基金的總規模,與此同時,境內投資者通過港股通和QDII投資海外資本市場也接近這一規模。

除了引入境外機構投資者,公募基金作為典型的機構投資者及“投資專家”,在我國私人養老金規模狹小的背景下,它將成為目前中國A股市場“去散戶化”的重要利器。目前我國公募基金正在贏得更多小散及家庭理財的信任和青睞。

2019年公募基金利潤達1.18萬億元創成立21年以來新記錄。今年以來截至2月18日,共有524只公募基金產品實施分紅,已累計分紅222.15億元,相比去年同期98.06億元的分紅總額,同比大增126.55%。今年春節后,公募基金銷售異常火爆。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月19日,今年以來新成立的權益基金總規模突破了1400億元。從基金募集期看,在今年以來成立的106只基金中,有37只基金認購天數不足5天,其中18只基金發行當天即結束募集。另有兩只基金單日認購金額分別高達922億元和1200億元,將基金發行的火爆場面推向了高潮。

專業人做專業事,是不變的法則。A股“去散戶化”,已呈大勢所趨。一方面它有賴于金融機構開發出多樣化的個人養老金產品及中長期理財產品,主動“招安”散戶,讓散戶主動放棄進股市搏殺;另一方面,我們的家庭理財也該到了放棄“短炒、賺快錢”的模式的時候了。我們應該借鑒西方國家的做法,將養老作為家庭理財的最高目標,為養老而投資、為養老而理財,這樣的家庭理財將更加從容淡定,注重長期投資;只有以養老為目標的家庭理財,才能更長遠、更從容、更理性、更快樂!可以預料,到那時,私人養老金儲備將成為中國家庭財富在資產配置上的最重要選項。

(作者系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


浙江福彩快乐12走势图一定牛 宝博棋牌中心 四川麻将怎么胡 两肖两码必中全年 甘肃11选五怎么是中奖了 东北麻将胡法大全图片 三分彩走势 熊猫麻将下载安装安 彩霸王精选资料免费公开 华人博彩网 棋牌app透视辅助器免费 手机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河北排列7开奖视频 老费博客 卡西欧急速赛车表 大唐麻将官网app下载 欧冠16强比赛结果